伊阑

樱飞之际与君重逢

    审神者从锻冶所回来,领着方才到来的小小的三日月宗近。第二天就将他托付给了同样是少年形态的鹤丸国永。
  “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吓到鹤呢?”午休十分,万叶樱下,两个娇小的身影背靠着背。樱花洋洋洒洒落在他们肩头,发顶。阵阵微风里满是花的香气。
  鹤丸把玩着落在掌心的花瓣,不在意地笑:“不巧,这次可是我在等你。”
  “那么,让鹤久等了吧?”三日月仰起头,看着眼前飞扬缭乱的樱花,平静地开口。却没有察觉到鹤丸的双臂在不知不觉的以后已经将他小小的身体圈在怀里。
  双臂收紧的力道让三日月感到微微诧异,却又见怪不怪。就在他以为鹤丸要想从前那样,突然“哇!”地一声吓唬他的时候,他感受到头顶上担负的若有似无的重量。
  鹤丸将下颔虚虚抵在三日月的发顶,也同他一般凝视湛蓝而高远的天空。只是胸腔里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
  他还带着稚嫩的声音颤抖着,一字一句说着:“时间辗转中我一直在寻找你,而幸好没有再次错过。所以,这一次,就算是老天,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他在三日月怔愣的时候松开怀抱,移步来到他面前。金色的眼瞳凝视着映在三日月眼中的弦月,却发现,那双绝美无双的眼瞳里也映着他的。
  仿佛深潭中明亮的圆月。
  鹤丸迅速在三日月的唇上啄了一下,一触即分,还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吓到了吧?”
  ……
  悠然的下午,两道小小的身影在樱花树下打闹着,笑作一团。却不知,不远处的回廊下,并肩而立着一白一蓝两人。
  “嚯,这就搞定了。这小子挺厉害么。”成年的鹤丸国永不可置信地道。
  在他身旁,成年的三日月伸手搂上他的腰:“嘛,年轻人的感情,真好呢。”
  鹤丸对上三日月向自己投来的温柔的目光,笑了:“说起来之前我们还从未见过,反倒来到这里时次次都能相遇。不然,我都怀疑我们之间是否真的如世人说,有缘无分。”
  “鹤哟……”三日月没有再说,而是扣着鹤丸的后脑,对着他的唇重重亲了下去。
  说定了的誓言,纵然划过千年,也无法在生命中消逝;牵定了的手,纵然相隔万里,也不会任命运的作弄放开。
  
  
后记:突如其来的傻白甜。也算是之前的flag产粮,但是总觉得该以什么样的方式纪念一下,在鹤球凝视下降生的最小一只的爷爷。嗯,就希望两个老人家在本丸里平静安宁的生活,就好了。以上,ooc属于我,文笔不足请多见谅。
(^_^)v